本文作者:van

《抚嗅着你的香味》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江俏耳宋文书小说全文

van 2021-01-21 11:12:10 推荐阅读:中宝投影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摘要: 你是否也有这样的经验,睡前先把自己洗得香喷喷的,然后再选他最喜欢的香水,抹在耳后、胸前、手腕、脚裸等性感地带,因为他总是喜欢你这样挑逗他的嗅觉。当他吻你时,你总可以听见他夹带着呼吸声享受地说“你好香喔!”这时你会发现他变得如此的兴奋,彷佛撩

你是否也有这样的经验,睡前先把自己洗得香喷喷的,然后再选他最喜欢的香水,抹在耳后、胸前、手腕、脚裸等性感地带,因为他总是喜欢你这样挑逗他的嗅觉。

当他吻你时,你总可以听见他夹带着呼吸声享受地说“你好香喔!”这时你会发现他变得如此的兴奋,彷佛撩起了他最深处的渴望与浪漫欲火,当然你也沉浸在诱人的香气中,一样无法自拔,这就是香水的魔力,它,比春药更春药。

在医学上的根据是因为嗅觉与分泌荷尔蒙的脑下垂体有直接的相关,当受到某种气味的刺激,将会直接影响性行为,而性行为也会刺

激人体产生某种吸引异性的气味。于是内外结合之下,性趣便会高昂起来。

香气有刺激感官功能作用,许多人会对某种香气蛊惑而产生幻想,有些人对某种香气相当执着。

例如,根据调查结果显示,最最普通的黄瓜香味竟然就可以挑起女性的性欲。此外,糖衣甘草及婴儿爽身粉的气味最能令女性春心荡漾。有正就有负,既然有可让女人春新荡漾的味道,自然就会有倒胃口的气味罗!像樱桃、烤肉及部分牌子的男性古龙水就会引起反效果,抑制女性的性冲动。

许多已经证实有催情效果的香料,最广为人知的是麝香,源於雄鹿发情期的腺体,但除了鹿以外亦有其他动物性麝香和植物性麝香,另一种动物性物质称为西贝特,它采自一种灵猫的肛门腺。

此外,龙涎香也是自古以来极重要的春药香,是从抹香鲸肠内取得。所以当你想让自己或伴侣更投入时,不妨选用有这些成分的香氛。

*文案*警队里救回一个清丽脱俗的美女。身材高挑,天生丽质,就是不大爱说话。得知她是被人跟踪报复,屡遭惊险,又无家可归。在众人劝说下,冷若冰霜的司队长,只好勉为其难的暂时收留下她。带人回家第一天,司航冷淡提醒道:“主卧别进,其它自便。”所谓寄人篱下,庄梓不得不谨言慎行,从没敢涉足主卧半步。后来,嫌疑人落网,庄梓终于可以搬回原来的住所。看到门口放着的行李箱,司航俯身逼近她,低哑的嗓音在她耳旁丝丝荡开:“你要留下来,主卧让给你。”落难白富美 VS 冷面刑警队长遇见你,扰乱了我孤独终老的计划。

————*封面侵权删。*微博:令娅lovely。*文明看文,谢绝扒榜。*言情为主。专业内容,如有漏洞,望多包涵,请勿考究。————

她动人的香味令娅格格党图片

完结小说《抚嗅着你的香味》由网络作家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江俏耳宋文书,内容主要讲述:突然哗的一声,江俏耳就被一阵冷水当头泼醒!“谁?”江俏耳惊坐起,房间里一片漆黑。“怎么,希望我动了你吗?”江俏耳这才意识到房间还有一个人。“女人,你有这么寂寞难耐吗?”男人俯下身子,大手在她身上来回游...

《抚嗅着你的香味》 第4章 宝贝你很甜 免费试读

突然哗的一声,江俏耳就被一阵冷水当头泼醒!

“谁?”江俏耳惊坐起,房间里一片漆黑。

“怎么,希望我动了你吗?”江俏耳这才意识到房间还有一个人。“女人,你有这么寂寞难耐吗?”男人俯下身子,大手在她身上来回游走。温热的气息贴着她的脸颊,沉重喘息充满情欲。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江俏耳慌忙抓起散落在一旁的薄被企图遮住自己,阻挡这个陌生男人的侵犯。

这个男人有病吧!江俏耳借着天顶微弱的珍珠的光泽,隐隐约约看见一个男人的轮廓。这个人有病吧!他以为他是谁,鬼才希望他动呢!

“你费尽心机想要爬上我的床,你问我是谁?”男人轻咬着她的耳垂,细密的啃咬从耳垂一路滑落到脖颈锁骨。

“我没有!你滚开!”江俏耳被周身的酥麻的感觉撩拨的不能自己。她努力控制自己不发出羞人的声音。

“没有吗?”男人大手轻轻撩动。“你的身体比你诚实。”

男人的侵犯,让江俏耳觉得耻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还想要的更多些。江俏耳强忍着身体里的热浪,快速收紧双腿。不让男子再进一步。

“宝贝,你是甜的!”黑暗中,男人伏在江俏耳耳边,轻轻撕磨舔咬。

羞愤难当,就在她江俏耳想要抬腿攻击他的时候,男人突然从江俏耳身上离开,刚刚还浓烈的情欲瞬间不见。

“女人,你最好安分点!想想你为什么会被家人下药,然后送到我的床上的吧!明天就要嫁入宫家了,今晚却迫不及待的爬上我的床,你们林家还真是积极!”

男人说完,整个房间就剩下江俏耳一个人在黑暗中。江俏耳侧着耳朵仔细听了一段时间确定没有人,才开始抱着自己轻轻哭泣。自己不是应该在林家吗?怎么突然就到了宫家?

被人下药……那瓶酒!一定是那瓶酒,是金箐搞的鬼!

自己的妈妈还真是着急的紧,怕自己跑了吗?就这么爱女心切的想要保住林舒心吗?……江俏耳冷笑,抹干脸上的眼泪环顾了一下四周,黑漆漆的没有一点光亮。

刚刚那个男人就是宫御臣?都没看清他长什么样子!不过他凛冽的气场倒是已经很清楚的感受到了……

随着男人的离开,江俏耳慢慢放松了意识,沉沉睡去。梦里又回到那个小院,阳光干净青草有淡淡的香味。

“俏耳,你真的会变彩虹吗?”小男孩托着圆圆的脑袋,趴在窗台上,对着院子里正跪在地上折腾一盆水的小女孩。

“当然啦!”女孩的脸蛋被暖阳的泛红,粉粉的小耳朵透着薄薄的光。

第二天早上,江俏耳还在睡梦中,就被一群人拉起来,七手八脚的往自己身上套礼服。

江俏耳一脸茫然的看着这些忙着打扮自己的造型师,呆呆的问:“你们是替宫家收拾新娘的吗?不要弄错了哦,我是要嫁给宫少的。”

监控后面,宫御臣不屑的冷哼一声!真没想到,她清醒过来说的第一句话还是惦记着宫家少夫人的位置。

“去查,昨天是谁把她送到我床上的。”宫御臣拿起桌边的文件,漠然朝身后的人说道。

“是!”黑衣人应声离开。

“还有,具体是谁给她下的药的。”这一切越来越好玩了……如果这些都是这个女人的自导自演的话,他不介意让她也亲自吞下最苦的果!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分享到:
赞(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