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van

马思纯眼妆_马思纯身高_马思纯的微笑

van 2020-11-19 11:13:58 推荐阅读:羽毛球教学视频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摘要: 我最初的印象里,马思纯是那个叛逆性感的黎吧啦。一个爱穿吊带,画着浓妆,整日穿梭酒吧且烟酒不离身的女生,她能说会道,敢爱敢恨,是个不折不扣的任性美女!所谓好电影,就是讲了一个好故事——这也是最近这几年,电影圈最经常提到的叙事能力。叙事能力好的

我最初的印象里,马思纯是那个叛逆性感的黎吧啦。一个爱穿吊带,画着浓妆,整日穿梭酒吧且烟酒不离身的女生,她能说会道,敢爱敢恨,是个不折不扣的任性美女!

马思纯演员图片

所谓好电影,就是讲了一个好故事——这也是最近这几年,电影圈最经常提到的叙事能力。

叙事能力好的电影才能既叫好又叫座,比如《哪吒》《我不是药神》。

老百姓看不懂场面调度、双线混剪、镜头隐喻、意义解构这些东西。

所以,我们看到的影评,大部分评的是剧情而不是电影。《花样年华》为什么好看?因为它讲了一个略带伤感和绝望的故事。

但随着人们阅片量和审美水平的提升,越来越多人开始关注表演。这是除剧情外,最容易被感知到的电影要素。

最近《演员请就位》等综艺的火爆也说明了这一点,老百姓开始学习欣赏表演的片段,并在导师的引导下,做表演的分析。过去这都是专业院校小品课做的事情。

但实际上,好的表演绝不是演出来的。所谓舞台融入度和表演爆发力跟能否塑造一个好角色也没有特别必然的关系。

02.

过去一般是好片出好演员,比如奥斯卡最佳男主女主,各自得奖的片子也不会差。

而现在,电影投资制作模式相比20年前完全不一样了。过去是精英和制作人模式,以香港电影为例,HKSC、银河印象、星辉、泽东这都是高品质电影的保证。而现在是项目策划和投资模式,财团、人群、细分市场决定了一部电影能走多远,导演、演员、专业制作人都是匹配电影的要素而已。这意味着单独的个体很难左右电影的方向。

这里头,最先牺牲的是演员。因为相比于编剧和导演,一部戏供演员腾挪的范围非常有限。

但反过来,烂片也是最能凸显好演员的。能把一部戏救活的演员就是超级好演员。

我觉得她在这里的表演远超过《岁月无声》《风中有多朵 做的云》这种文艺片的表演。也超过她在金马奖得奖影片《七月和安生》中的表演。

因为在这部戏中,马思纯找到了自己最适合的位置,也就是演员和角色的绝佳契合点。

03.

讲到表演,其实一直以来都有一种误解,认为文艺片和非主流的表演方式才能出大奖。

比如赵涛在贾樟柯系列电影里的表演,比如李康生在蔡明亮系列电影里的表演。而更为大家熟知的,郝蕾的《圆明园》,蒋雯丽的《立春》都是走小众路线。

马思纯也是,一方面电视+综艺提高曝光,一方面押小众影片,非主流角色拼演技。比如《岁月无声》中的杨朵朵,我好像看到另一个郝蕾。

其实我完全不赞同这种方法,如果演小众角色,张曼玉可能一辈子都得不了奖,因为她的气质和性格都不小众。《阿飞正传》里,张曼玉演了一个被张国荣抛弃的小女子,但这就是年轻的张曼玉,她没有刘嘉玲火爆,没有李嘉欣张扬,也没有关之琳漂亮,但她演活了更好的自己。

演员在挑戏时,总希望挑战不同角色。这里头比较成功的就是梁朝伟。大家觉得梁朝伟是有着迷人大眼睛的情圣,但伟仔最早是个喜剧演员。其实梁朝伟的例子误导了大家,巨蟹座本身就是喜剧、深情和悲剧的综合体。

回过头来说《大约在冬季》。从弹幕上来看,大家对这个戏的印象就两个字:渣男。台湾暖心大叔齐啸是个十足的渣男。

可是齐啸一没有混乱的性关系(跟安然发生关系时已经离婚),二没有婚内出轨,三没有借女方上位,何来渣男之说呢?

这一切还不是因为马思纯把安然的角色塑造地太成功了。即便在一个从剧情到一众演员表演全不在线的俗烂爱情故事里。

04.

《大约在冬季》是个很单薄的故事。介绍上说,作者饶雪漫是齐秦歌迷,后来有机会合作,借一首歌延伸了整个故事。

那么很明显,这一定是一个下雪天恋人重逢的故事,而且相爱的人注定没法在一起。作者把它处理成一个轻悲剧。这是看开头就能想到结尾的故事。

表演上,霍建华、侯佩岑全部不在线。中间有一个桥段,马思纯说,你今天要出了这个大门就别回来了。霍建华扑克脸,说,我也不想让你为难。

马思纯幽默回应图片

真的是完全没有演技好不好。这不应该是纠结、担心(父亲重病)、不舍、难过、着急、解释、冲动,这些情绪混合吗?霍建华的这个表演给我的感觉是:马上就发盒饭了,抓紧演完比较好。

侯佩岑的表演更是灾难现场,完全看不出影片中大明星的风范,更像是宝岛诈骗团伙的合伙人。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分享到:
赞(

打赏